工业云

分享至手机

财经观察|吉利汽车能拯救保守和摇摆的淄博汽车工业吗

  • 我有话要说(0人参与)评论0
来源:百度 时间:2020-01-17 17:00:42 访问:942 次

淄博汽车工业终于迎来最后一搏。

1月13日,在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龚正和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的共同见证下,淄川区政府与浙江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集团签署了年产15万辆新能源中高端皮卡、高端越野车、城市轻卡商用车的项目合作协议。

根据官方新闻通稿的描述,上述项目达产后年产值可达320亿元,创造就业岗位超过2100个,这对促进淄博乃至全省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具有重要引领带动作用。

淄博是山东最早建立汽车工业的城市。不过,在几番摇摆之后,淄博的汽车工业却已难言优势。因此,与吉利控股集团的合作,成为淄博官方打造千亿级汽车产业集群的关键一步。

1、两个月谈妥吉利项目

截至目前,除官方通稿外,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集团在淄博的这笔投资尚无更多信息被披露。因此,具体到项目上,吉利新能源商用车在淄博到底是新建、收购还是合资,目前外界尚难以捕捉到该项目具体的信息。

不过,透过一些碎片化的信息,外界仍可窥测到该项目的一些端倪。

吉利控股集团在淄博官方报道出现的时间最早是在2019年的11月2日。当日,官方的《淄博新闻》报道说,11月1日,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会见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王召兴一行,双方就汽车产业发展进行了洽谈交流,并对相关项目合作进行了探讨。

根据电视报道画面,在当日的会见中,淄博高新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魏玉蛟及淄川区委书记李新胜亦参与其中。淄博高新区和淄川区是淄博各区县和功能区中,惟一两个布局有汽车工业的地方。其中,前者辖区有国金新能源汽车,后者则拥有以轻卡汽车为主业的唐骏汽车。

魏、李两人参与会见,不免仍人遐想。

不过,3天之后,淄川官方的一则迟到的报道使得谜底被初步揭开。11月5日,淄川政府网发布消息,11月1日,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王召兴来淄川区考察新能源汽车发展情况。

在该则报道中,淄川区委书记李新胜陪同王召兴一行实地考察了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参观了冲压车间、焊接车间、总装车间、实验室。王召兴则表达了“希望双方在汽车产业领域加强合作,为淄川汽车产业发展趟出新路子”的愿望。

11月6日,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王召兴再次出现在淄博官方的新闻报道中。当天,正在上海参加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拜访了聚量集团旗下聚均科技公司,王召兴参加了此次活动。

右四为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王召兴。

这是1月13日的项目签约仪式之前,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王召兴仅有的3次在淄博官方报道露面。

作为吉利控股集团的副总裁,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焊接专业的王召兴在2008年加盟吉利之前,一直在海尔集团任职,任职时间长达20余年。

2008年加盟吉利之后,王召兴以吉利汽车副总裁身份负责为沃尔沃在国内寻找新厂建设地。2010年10月,出任沃尔沃汽车中国区总裁。2014年,王召兴以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的新身份回归吉利控股集团,并开始执掌吉利控股的政府公共事务。

结合在海尔集团20余年的工作经历,外界不难判断,短短两个月时间便促成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项目落户淄川,王召兴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2、曾经的两次合作史

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项目协议的签署,也使得淄博的汽车工业再次站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淄川区是淄博汽车工业的发祥地。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淄博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原淄博汽车制造厂),始建于1956年,自1971年开始生产汽车,是轻型载货汽车和专用改装车国家定点生产企业,具有年产10万辆整车的规模能力。

虽然起步早,但唐骏汽车似乎却赶了一个大晚集。

事实上,作为淄博最大规模的汽车制造企业,唐骏汽车也曾有过或主动或被动依靠外力谋求壮大的尝试。只不过,两次尝试都难言成功。

唐骏汽车寻求外部合作的第一次尝试,发生在1990年。

当年,出于整合省内汽车产业的考虑,山东省牵头组建山东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并将包括淄博汽车齿轮厂、张店弹簧厂两家淄博企业在内的省内17家汽车类企业的国有资产置于其管辖之下。

此时的淄博汽车制造厂尽管已经与国内顶尖的北京内燃机厂建立了技术合作,但由于受自身发展和市场因素的综合影响,其上年度的亏损额度已超过5000万元。

面对急需的资金和技术扶持,淄博市政府希望新成立的山东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来参与管理当时的淄博汽车制造厂。但其惨淡的经营状况,却无法引起新组建的山东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兴趣。

最后,在淄博市政府的艰难斡旋之下,淄博汽车制造厂最终还是作为附属资产与淄博汽车齿轮厂、张店弹簧厂两家企业一起,打包划归了山东省汽车工业总公司。

由于自身糟糕的经营状况,淄博汽车制造厂在划归山东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后的两年时间里,并未得到后者的实际支持。这种情况下,淄博汽车制造厂开始尝试寻求更多的外部支持。

1993年底,北京内燃机厂宣布解除与淄博汽车制造厂在技术和管理层面的合作,这使得这家历史悠久的淄博汽车制造企业所面临的生存压力陡然增加。

1996年6月,急于切入汽车生产领域的中国轻骑集团以控股80%的方式兼并了淄博汽车制造厂。兼并完成后,当时正如日中天的轻骑集团为淄博汽车制造厂注入急需的资金。

不过,轻骑集团当时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争取轿车项目上,轻卡不过是其上马轿车项目计划的一次热身。伴随轻骑集团多元化经营不断陷入困境,淄博汽车制造厂借助外力摆脱困境的第二次尝试也归于破灭。

2005年10月,淄博汽车制造厂解除了与处在生死边缘的轻骑集团的长达9年的联姻婚姻,厂职工持股会出资购买了轻骑所持80%的股份和山东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所持10%的股份,由此改制为民营控股公司,当时的厂长薛兴震成为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2009年5月,薛兴震领导下的这家车企,从山东省汽车公司回购了最后的10%股份从而,取得了完全的自主发展权。

3、保守和摇摆

与外部合作伙伴的变故,最终给淄博汽车制造厂带来了很深的伤害。

两次合作之前,淄博汽车制造厂主推“泰山”品牌。随着合作伙伴的变更,原有的“泰山”品牌也先后变更为“北内”、“轻骑”,直至现在的“唐骏·欧铃”。频繁的变更,使得淄博汽车工业始终没有建立起延续的品牌形象。薛兴震早年间曾认为,品牌上的缺失给淄博汽车工业带来的损失尤为明显。

此后,依靠自身的努力,淄博这家老牌的车企在摆脱困境之后虽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与省内后起的一些造车势力相比,就显得有些暗淡无光。

以如今的北汽福田为例,其前身是位于潍坊的诸城车辆厂,其起步时间要远远晚于后者,生产的产品也仅仅是农用车。1994年,在时任诸城市委书记陈光的支持下,诸城车辆厂全厂500多人、加上全部资产并入北京北汽摩有限公司,成为北汽集团的全资工厂。

1996年8月,经北京市政府批准,北汽摩公司、江苏常柴集团等共100家法人单位共同成立了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从而首次由农用车领域跨入轻卡车领域。到2002年,北汽福田的轻卡销量就突破17万辆,一举超过了一汽,成为国内最大轻卡生产商。

诸城奥铃汽车厂总装生产线。

截至2018年12月31日,脱胎于诸城车辆厂的福田汽车集团整车年产能达到81万辆。诸城基地拥有诸城汽车厂、诸城奥铃汽车厂两个工厂,年产能总和达到55万辆,其中形成20万辆中高档卡车生产能力。20年时间,福田汽车实现了由单一品种到商用车全系列发展的蜕变,成功跃升为中国商用车第一品牌。

而在福田汽车的引领带动下,诸城汽车产业已成为全市总量最大、发展速度最快的主导产业,初步形成了以福田汽车为龙头,义和车桥、美晨科技、泰瑞机械、青特车桥、大业股份、正泰希尔等300多家零部件企业的配套协作体系,其中,规模以上企业达到105家。这个庞大的汽车产业集群,产值占整个诸城工业产值比重达到五成左右。

而两家企业的不同命运,也折射出两个区域命运的不同曲线。

梳理官方数据,2003年——2008年,县级诸城市的gdp规模由133.4亿元增加到362.6亿元;同期,淄川区的gdp规模则由135.4亿元增加到317.69。淄川经济规模由领先诸城2亿元变为落后44.91亿元。

到2018年,诸城市的gdp规模膨胀至877.73亿元,淄川则仅为677.95亿元。二者差距达到创纪录的199.78亿元。

梳理两地过去16年的经济发展表现不难发现,诸城经济的突飞猛进恰恰得益于北汽福田在当地生产基地的裂变式发展。而分析淄川的落后,除带动力强的汽车工业发展缓慢之外,老工业基地的沉重包袱也是一大因素。

可以设想的是,如果淄川的汽车工业能有长足发展的话,淄川的经济则很可能不会陷入到今天的境地。

不过,历史不允许假设。

4、吉利或成淄博汽车工业的最后机会

来自诸城当地官方的说法是,目前福田汽车直接带动诸城就业人口8万人,每人家里按4口人计,将近三分之一的诸城人口都与福田汽车密切相关,福田汽车为诸城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

官方数据则显示,2018年,福田汽车诸城厂区产销汽车29.4万辆,实现营业收入229.4亿元。这仅仅是福田汽车诸城厂区最直接的带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成果显示,汽车工业是一个1:10的产业,即汽车工业1个单位的产出,可以带动整个国民经济各环节总体增加10个单位的产出。

如果计算这巨大的乘数效应,汽车工业将轻松带动诸城一个千亿级的产业集群。2018年福田时代发布“新时代”业务战略,计划到2023年实现年度销量50万台目标。

而反观唐骏汽车,越是保守,生存的地盘就会越小。相比位居诸城纳税百强前列的福田汽车诸厂,在近两年淄川区纳税百强企业中,外界甚至一度难以寻到唐骏汽车的身影。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据悉,最近10年间,有意布局北方基地的江淮汽车,以及最初切入轻卡领域的中国重汽,均有意与唐骏汽车进行股权并购方面的合作,不过,最终都不了了之。其后,江淮汽车选择与其山东的经销商东虹工贸联手,在青州投资了产能为10万辆的轻卡基地。目前,青州市的汽车零部件配套企业已发展到30余家,一个以江淮汽车为龙头的汽车及零部件500亿级产业集群正在形成。

而至于中国重汽,则在章丘建设了轻卡基地。

作为较早发展汽车工业的城市,除整车外,淄博目前还拥有板簧、齿轮、连杆总成、钢制车轮、铸造轮毂、刹车片等齐全的配套产业,完全可以支撑起一个发达的汽车产业。

但事实上,淄博的汽车制造业却始终似一盘散沙,政府层面始终没有形成一个通盘考虑的集约性概念,是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而这也使得可能的很多大好机遇都与淄博汽车产业擦肩而过。

吉利商用车旗下的新能源客车。

吉利新能源商用车与吉利汽车、沃尔沃汽车,并列为吉利控股三大业务板块之一。2016年吉利控股全新商用车品牌“远程”正式发布,由此,国内首家专注新能源的商用车品牌正式诞生。随后,吉利控股在国内开始新能源商用车的大范围布局,投资规模动辄几十亿甚至百亿元。

回过头来看,唐骏汽车过往所有的发展经历,无不完整折射了整个淄博汽车工业所走过的坎坎坷坷。

而今,吉利要来了。李书福掌舵下的这家中国新锐车企,能成为数度保守和摇摆的淄博汽车工业的拯救者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昭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机电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cxl 】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机电之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于机电之家网,转载请必须注明机电之家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