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手机

你真以为中国设定燃油车禁售时间表是跟风?

  • 我有话要说(0人参与)评论0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时间:2017-10-11 11:05:29 访问:346 次
  “汽车四化”是2015年5月汽车商业评论主办的“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提出来的概念,指汽车的电动化、智能化、电商化和共享化,不仅是中国汽车的四大趋势,也是全球汽车业发展的四大趋势。

  两年多来汽车行业的变革印证了汽车四化的趋势,这个概念也越来越值得重新审视和思考。

  9月29日,“2017汽车四化大会”在江西上饶市举行。本次活动由《汽车商业评论》主办,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和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汽车产业投资促进工作委员会和爱驰亿维协办,上饶经济技术开发区、上饶市商务局、推动力传媒承办,汉腾汽车为合作伙伴。

  以下为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陈全世教授演讲内容。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我在汽车行业混的时间可能最长,今年已经有53年了。我1964年进入清华大学学汽车专业,然后在清华毕业留校,在汽车业从一而终,在清华大学从一而终,一直到退休。

  我今天讲四化重点讲的是电动化,因为我主要搞电动车。1988年我开始和美国一家公司合作,用仪征汽车厂的一辆车改装的电动车做实验。我们一个教授出席了美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发表了我们的研究结果。我当时是干活的主力,不是项目负责人。到了1991年,就是国家八五计划的时候,设立了一个八五重点项目85408,电动汽车关键技术研究,这个项目就是由我负责。我2010年退休,因此电动汽车我做了将近30年。我亲眼看见了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因此还是很有体会的。

  我和大家分享的题目第一个关于政策,第二个关于技术。

  汽车产业重大转身

  关于政策,我想讲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一次国际汽车产业的重大转身。法兰克福汽车展是国际汽车工业的风向标,今年是67届,到底传达什么信息,预示怎么样的趋势,这是全球汽车界乃至工业界翘首以待的。

  德国默克尔总理讲,“德国汽车工业必须尽快重新赢得信任。”大家看一看,一个词是“必须”,另外一个词是“尽快”,还有一个“重新赢得信任”,这说明德国汽车业已经失信于世界了,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在电动化上。

  第二个问题,媒体总结:法兰克福汽车展“见证德国汽车一场告别,一个开始;大象转身,势不可挡”。德国的汽车工业在电动化方面是落后的。我现在还是中国电动汽车协会副主任,每年开电动车国际会的时候,我们两个分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电动车分会和中国电工协会电动车研究会,会和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里新能源汽车和电动汽车的一个分部进行对话。

  德国大众公司CEO穆伦开场白讲:过去汽车工业通过法兰克福国际汽车展,为自身所获得的荣耀庆祝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切照旧将无法满足发展需求。

  过去法兰克福汽车展是宣扬他们的成就,现在他们要大象转身了。

  大众公司在会议上公布了其“ROADMAP E”计划,2025年大众将有80款全新的电动车型,50款纯电动,30款PHEV,从而覆盖大众市场到豪华等各个细分市场。

  从这一点,我看德国汽车工业要转身,世界潮流已经转向了,全面电动化是本届车展的重大亮点。

  智能化,德国已经走在全世界的前列,电动化走在后头。为什么?因为背后有深刻的东西,关于燃油车禁售问题,这次世界上许多国家公布了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有的是在做秀,但是默克尔没有必要作秀。看一看这个禁售时间表,荷兰、挪威是2025年,德国和印度是2030年,法国、英国是2040年。

  这个举措在北欧国家并没有引起一些骚动,因为这些国家不生产汽车,而且经济比较发达,社会比较安定,人们环保意识比较强。但是在其他国家会引起一些问题,尤其是在我们国家,在德国也是,比如有人认为这是默克尔的竞选手段,根本无法实施。我想讲,有些问题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世界发展速度太快,德国已经落后了。

  中国是否需要设定燃油车禁售时间表?国家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也在思考。我也思考了这个问题,离2040年还有20多年,当然最终怎么样还是市场说了算。但是政府的功能是要对企业进行预警,设定这个目标能带来一个警示,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政府要用有形之手干预市场?汽车本来是非常市场化的产品了,政府的调控能力已经不大。但是,政府为什么要干预这个呢?而且力度如此之大,到了不容许销售的地步。

  政府十分清楚如果这样执行将会造成大量资产和就业岗位损失,以至于社会动荡。传统汽车工业庞大的资产、人员体系和资本结构,可能成为转型的包袱和障碍,即所谓破坏性创新。不破不立,打破原来的格局才能产生新的东西。这样的话,政府从宏观对企业预警,避免像柯达、诺基亚等行业龙头被新技术的浪潮淘汰。

  柯达是照相器材的世界老大,占了世界市场70-80%,柯达的工程师在1970年代就发明了数字相机,但是高层没有重视,一直是原来的方式,最后就被淘汰了。我们看到好多例子都是这样的,新时代的浪潮它们淹没了。

  还有一个例子,大家吵得比较凶,就是石油的生成。以前的说法是以前的植物和动物的尸体演化出来的,现在有人说是地球的碳和氢在高温作用下形成了石油和天然气。这样的话,石油和天然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另一方面就是说搞电动车是没有希望的,燃油多得很。

  但另外有人讲,石器时代的终结并不是没有石头,石头多得是,更重要的是技术的发明比石头更好。因此,现在看不是石油要枯竭,而是比它更好的东西出现了。

  另外一个问题,我讲一下技术变革和工业革命。国际上著名未来学家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指出,不是每次技术变革都可以被称为新一轮工业革命,判断有三个依据。

  其一,是否有新的传播通讯技术;新的传播通信技术能改变人类交流方式,提高沟通效率,并能对人类的组织构架产生巨大影响。

  其二,是否有新的能源体系,更高效的能源可以推动经济的不断增长,能源越便宜,经济增长力越强。

  其三,是否有新的交通物流模式。

  第一次工业革命,当时的印刷技术产生了报纸和书籍,能源是煤炭,交通工具主要是蒸汽机,火车和轮船。

  第二次工业革命,通讯技术就是电报、电话,石油、天然气的发明产生了内燃机为主的交通工具。

  第三次工业革命,通讯技术就是互联网,然后能源就是电力和氢能,随之出现智能交通、无人驾驶等。因此人类正在经历第三次工业革命,对于技术变革来说,想要享受变革带来的红利,政府必须把基础设施搭建好,为通讯、能源和交通升级变化提供更好的基础条件。

  我们技术路线是对的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国家技术路线的问题。

  我们认为汽车动力系统的发展,应该是柴油车、汽油车、混合动力,然后到燃料电池和纯电动。欧洲到2013年都不认可这个路线,他们认为是汽油车、柴油车、生物柴油、燃油电池,根本不相信锂电池能推动汽车行业的发展。

  2013年我们在巴塞罗那开会的时候,他们说,锂离子电池一个手机都搞不定,还搞汽车?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从来不相信纯电动。至今为止欧洲没有一个像样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

  为什么宝马要和CATL合作?为什么戴姆勒去找比亚迪?就是因为他们搞不定电动车,尤其搞不定电池。反过来说,我们搞了多少年电动汽车,从1991年开始到现在,我估计国家花的钱不超过1千亿元。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技术路线是对的,我也参与了路线的制定,当时是中国和日本、韩国定的路线。

  还有一个问题,中国经过这几年努力,我们国家动力电池在世界上算得比较好的。因此我们在新能源汽车上,不光是产量,在技术方面还是有一定的优势,这是中国经过这30年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

  我这里讲一下我们国家的汽车能源战略。这是2000年初期定的路线,一个是过渡战略,一个是转型战略。也就是到2030年我们国家汽车保有量可能达到2.5亿辆,年产量3500万辆。

  那时我们的燃油消耗量和2000年齐平,因此必须采取两种措施,一种节能措施,优化现有车用能源动力系统,包括发动机、混合动力、可替代燃料;还有开发新一代动力系统,就是纯电动、燃料电池和PHEV,这是能够保持我国汽车长久不衰的一个重要方针。

  我国在汽车动力系统方面,在新能源方面,在汽车四化方面,国家整体战略还是没有犯错的。因此,我们沿着路线继续往前走,要发挥我们的优势,不要听别人怎么讲。我们要听,但是执行起来还是要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路线去做。

  我们认为汽车动力系统的发展,应该是柴油车、汽油车、混合动力,然后到燃料电池和纯电动。欧洲到2013年都不认可这个路线,他们认为是汽油车、柴油车、生物柴油、燃油电池,根本不相信锂电池能推动汽车行业的发展。

  2013年我们在巴塞罗那开会的时候,他们说,锂离子电池一个手机都搞不定,还搞汽车?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从来不相信纯电动。至今为止欧洲没有一个像样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

  为什么宝马要和CATL合作?为什么戴姆勒去找比亚迪?就是因为他们搞不定电动车,尤其搞不定电池。反过来说,我们搞了多少年电动汽车,从1991年开始到现在,我估计国家花的钱不超过1千亿元。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技术路线是对的,我也参与了路线的制定,当时是中国和日本、韩国定的路线。

  还有一个问题,中国经过这几年努力,我们国家动力电池在世界上算得比较好的。因此我们在新能源汽车上,不光是产量,在技术方面还是有一定的优势,这是中国经过这30年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

  我这里讲一下我们国家的汽车能源战略。这是2000年初期定的路线,一个是过渡战略,一个是转型战略。也就是到2030年我们国家汽车保有量可能达到2.5亿辆,年产量3500万辆。

  那时我们的燃油消耗量和2000年齐平,因此必须采取两种措施,一种节能措施,优化现有车用能源动力系统,包括发动机、混合动力、可替代燃料;还有开发新一代动力系统,就是纯电动、燃料电池和PHEV,这是能够保持我国汽车长久不衰的一个重要方针。

  我国在汽车动力系统方面,在新能源方面,在汽车四化方面,国家整体战略还是没有犯错的。因此,我们沿着路线继续往前走,要发挥我们的优势,不要听别人怎么讲。我们要听,但是执行起来还是要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路线去做。

责任编辑:赵方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机电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李豪琦 】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机电之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于机电之家网,转载请必须注明机电之家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