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手机

中国汽车新创峰会论道行业变局

  • 我有话要说(0人参与)评论0
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 时间:2018-06-11 09:05:14 访问:4753 次

  5月31日,以“聚势·谋动”为主题的2018中国汽车新创峰会在京举行。峰会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来自汽车制造、汽车金融、出行服务等领域的数十位行业专家,就近年来的产业变化和未来产业布局,进行了富有成效的讨论。


  大众汽车集团张绥新:未来十年中国汽车行业是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

  德国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张绥新在论坛发言指出,影响中国汽车行业在未来十年间重新洗牌有两个因素:

  一是国家已经宣布的放开股比的合资政策,会对汽车行业带来重大的变革:在五年以后,行业会形成外商独资企业、合资企业、国企、民企等非常复杂的,包含各种成分的企业结构,互相碰撞,互相竞争,互相合作。

  二是新技术带来的变革。无论是新能源车,还是智能网联、自动驾驶或者新的出行方式,目前都处于起步阶段,最后发展到什么地步很难预测。但汽车作为一种出行工具,万变不离其宗的要素是安全、质量和服务,并最终决定了市场洗牌的结果。

  张绥新认为,对于大众这样在华开展了40年合资合作的企业来说,股比放开不会意味着有更多的变化,独资也不会比合资企业做得更好。他分析,汽车行业目前大的格局不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大的变化很多是来自于技术、社会、市场的变化。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付于武:汽车革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指出,十年之前,汽车产业的任务是两个关键字:“升级”,内容包括内燃机燃烧效率不断的升级、低滚阻、低风阻。最近几年,整个产业的任务绝不是“升级”两个字可以来概括的,更应该是转型。

  付于武认为,此次汽车行业转型之深刻,面积、规模、影响之大,具有颠覆性意义。现在行业一致认为,从技术方向上出现了新四化特征——低碳化(还有说法是轻量化)、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他认为不管怎么描述四化,说明汽车产业革命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付于武坦率指出,我们在核心技术上跟国际的差距很大,中兴缺芯之痛在汽车行业依然存在,基础核心技术的缺失,比如自动变速器、汽车电子技术等,将成为产业的最大短板。在整车的智能化方面,政府、行业、企业表现出的积极态度超出想象,但是涉及到底层的技术,雷达、摄像头、传感器等等,好像我们都没有。

  江淮汽车原董事长左延安:今后中国车企只分为两类——能活下去的与活不下去的

  左延安从一个老汽车人角度谈到,中国汽车工业自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几大变化:

  第一是量变,从年产销几十万辆到现在两千多万辆。

  第二个是质变。在技术进步的表现是,从原来传统燃油汽车主要突出环保、安全等方面要素,变为现在更强化智能网联化、电动化等功能;在产业结构上,由过去的一汽、东风两个国有汽车企业,变为现在国有、合资、独资、民营等越来越丰富的产业形态,而且以吉利为代表的民营企业的崛起,成为中国品牌汽车的希望;从产品结构上,从过去的缺重少轻,变为现在品种供应齐全,产业链非常完整。

  但是左延安也表示,行业也有变化不大的地方,比如中国品牌乘用车整体实力还不能令人满意,进步还不是那么快;零部件行业的发展也还不尽如人意。从整车发展创新角度来看,还有一些应该变没有变到位的地方。

  左延安认为,今后中国汽车企业只能区分为两类:一个是能活下去的,一个是活不下去的。

  金沙江联合资本潘晓峰:汽车业正在发生的最大变化是车企自我定位为出行服务提供商

  金沙江联合资本主管合伙人潘晓峰指出,目前行业正在发生一个最大的变化——国际汽车领先企业都说自己是出行服务提供商。汽车制造企业通过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以及现代金融工具,正在从原初的制造业延展到服务业。所以他大胆预测,像滴滴这样的平台,五年、十年后可能和宝马变成同一种公司,推动者就是技术,拉动力就是消费者。

  潘晓峰还分析,另一个变化会即将发生,就是汽车从以前相对好卖慢慢走向相对难卖,这将给营销领域带来质的转变。他认为,目前汽车金融渗透率不高,原因是汽车还相对好卖,但是销量达到3千多万、4千多万辆的平台后,加之进口车降价,所有的汽车会变得相对难卖。怎样发挥现代金融工具,渠道下沉贴近客户,或者上浮到网络,潘晓峰认为,这应该是车企需要关注的一个趋势。

  北京新能源郑刚:后补贴时代的新能源汽车如何保持可持续发展

  北京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郑刚在主题发言中指出,2020年新能源汽车将迎来后补贴时代。随着双积分的实施,汽车关键零部件关税下调,后补贴时代对每个中国汽车企业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如何实现未来的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如何从政府主导走向市场主导,郑刚认为需要两手抓:

  一是要依赖产业链,特别是整车企业,以产品+模式创新为本,大力集成社会资源,大力提高电动汽车的性价比,让大众的一次购车成本不会随着补贴的退出而大幅提高;

  二是政府还应该积极有为,刺激消费者对车辆购买的原始积极性。比如在更多的城市根据环境和交通发展的要求,划定零排放区,复制推广限购、限行加电动车优待的政策,减免停车费或者高速停车费等等。

  郑刚坦率地指出,当财政的补贴政策退出,只有营造更好的消费和使用环境,推进全生命周期的综合成本管控,才能让刚刚处于导入期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向发展期平稳过渡,以避免整个产业发生断崖式的滑坡。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机电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李豪琦 】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机电之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于机电之家网,转载请必须注明机电之家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